「中信娱乐特约」科技部发博士津贴只出部分 研究生要教育部共同承担

科技部拟发给博士生学习津贴,从9月新学年开始试办,预计提供优秀博士新生每月至少4万元,但科技部只打算出3分之2到2分之1,其余要求学校自行负担,包括台大研究生协会、台大工会、清大研联会、政大研究生学会、反教育商品化联盟、台湾北部大专院校学生自治联合协会、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今赴教育部前陈抗,呼吁教育部吸收剩下来的3分之1,以免学校不出,博士生就拿不到津贴。

教育部高教司科长宋雯倩回应表示,教育部一向重视博士生的培育,研究生担心学校自筹款不足,其实教育部给大学的高教深耕计划,即可支应学校这项费用,研究生不用担心,教育部也会发文提醒学校,台大即拿出深耕计划经费给博士生每月补助及移地研究费用,教育部自103年起也推动产学博士计划,每年补助一名博士生20万元,迄今补助499名、每年投入一亿元,另额外争取13亿经费鼓励参与国际学术活动等。

台大研究生会会长王昱钧表示,依科技部试办计划,补助前二年由科技部负担3万元、申请机构(学校)负担1万元,后两年科技部降为负担2万,申请机构(学校)负担2万元,科技部希望以奖助金的方式,吸引台湾人才愿意在国内大学就读,并使博士生可心无旁鹜进行知识生产之工作。

研究生们担心,补助学习津贴采用学校配合款形式,对于要自筹许多经费的学校来说,恐会有庞大的支出压力,也因此阻碍该校博士生申请此笔奖助金,使科技部利益良善的政策无法实行。

王昱钧直指,台湾的研究所不仅培育了未来的技术劳动力,在校研究生更带来庞大的知识生产效益,依教育部公布数据显示,106学年度各大学承接政府、企业、研究单位学术研究计划经费约有240亿元,各校使用智慧财产权延伸运用的总金额约有10亿新台币,这些投资所带来的研究工作,大部分都是由博士生承担,如再加上所延伸的各种利得,获得利益的数字会更大。

研究生们抨击,教育部是高等教育的最高管理机关,却长期对博士生的生活与研究困境视而不见,变相扼杀台湾的人才培养与知识生产,耗损国家竞争力,他们以300名博士生初步估算一年约需1亿4400万元,如负担各半,教育部只须出7200万元,他们强烈呼吁教育部以身作则、共同承担相关预算,并重视研究所的人才培育和学习品质,与学生对话重新检讨现有制度。